成都商報記者 韓利
  攝影報道
  日常生活中,我們常常擔心蔬菜、水果上面殘留農藥,通常會在吃的時候先浸泡一段時間,希望這樣可以去除農藥殘留。如果有一種農藥,它的毒性比食鹽還低,它的安全檢測以食品為標準,你還會有此擔心嗎?
  在成都,就有這樣一位農藥領域的科技“奇人”,他和他的團隊經過20年研發,創造出了一種“可以喝”的生物農藥,他就是成都特普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永博士———一個用科技創業的成都“海歸”博士。
  乳白色無臭味
  這種生物農藥更像是酸奶
  昨日上午,在辦公室里,黃永拿出一袋農藥,輕輕倒入一個透明的燒杯中,遞給成都商報記者,“聞聞,是不是一點都不臭?”
  這是一種乳白色的液體,聞起來還略帶些酸奶的味道。農藥的學名更有意思———太抗·幾丁聚糖,聽名字就知道這是種生物製劑,明顯區別於普通化學農藥。他告訴記者,生產車間就在旁邊,如果是普通的化學農藥,隔很遠就能聞到臭味,可在這裡,“確實聞不到臭味”。
  端著“酸奶”,黃永說,從感官上來看,他們的生物農藥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有刺鼻的農藥味,這對環境保護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的生物農藥一般採用植物提取和微生物發酵兩種方式,這種生物農藥就是採用了微生物發酵作為核心技術,它不像化學農藥全部依靠化學成分,所以對人體的傷害非常小。
  2004年,在一個50平方米的實驗室里,黃永和他的研發團隊一起,利用所學,在微生物上大做文章。2年後,終於成功研製出能夠替代化學農藥的生物製劑,並向農業部提交了農藥登記申請。2009年,在技術上再次升級的“太抗”面世,獲得農業部許可,並出口日本,2012年正式進入國內市場,併進行規模化生產。
  當然,可以喝只是一種比喻,畢竟這種農藥並沒有嚴格按照食品標準進行生產,但實際的檢測證明,其毒性是非常低的,在日本,按照列出的食品標準,這種生物農藥通過了600項安全檢測,在中國,檢測結果表明,它的毒性比食鹽還低。
  “為什麼低毒,抗病毒還有效?”黃永表示,原因其實也很簡單———它與傳統的化學農藥治病原理不同,普通化學農藥的目的是直接殺死病菌,以阻止病蟲害,毒性就強,“太抗”的原理是誘導植物抗性、提高植物抵禦病菌侵染的免疫能力、防治作物病害,同時促進作物生長,“化學農藥是殺死敵人,誘抗劑是增強體魄”。
  成都政務服務環境
  助“海歸”博士成功
  從1978年在四川農業大學讀書開始,黃永就和農業成為了再也無法分離的“朋友”。讀完大學工作幾年後,黃永赴澳大利亞攻讀碩士、博士學位,學的就是植物病理學。
  1999年,黃永作為40位海外華裔專家之一受邀回國參加了由人事部、科技部、教育部、農業部和國家外國專家局組織的農業發展研討會。在考察、交流中專家們發現,化學農藥在國內被大量無序使用,不但污染環境,還造成較為嚴重的農藥殘留。
  隨後,他回到了成都,開始了生物農藥的研發之路。“當時,我對於選擇北京還是成都,曾產生過猶豫,但是成都市相關部門都發出了熱情的邀請,體現出了良好的政務服務環境”,黃永說,當時成都為公司的發展提供了很多優惠政策和針對性的服務,對於公司初期發展幫助很大。
  事實也讓黃永的選擇獲得了收穫。如今,他的團隊已經超過了50個人,其中研發團隊有12人,在5名博士中,有4名是“海歸”博士,且工作經驗均在10年以上。黃永介紹,如今,“太抗”生物農藥產品已經覆蓋全國21個省,併在四川、雲南和山東等蔬菜、水果大省都建立了相應的試驗基地,還通過技術服務,為很多省市的菜農、果農解決了很多病蟲害的“疑難雜症”。  (原標題:成都海歸博士造出“可以喝”的農藥)
創作者介紹

東森房屋

ac01acch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